• 噬血痴缠

    结婚两年,她恪守本份 他却夜夜纠缠,唇烫疼她锁骨 她说:“容深,有一天,咱们终会离婚” 他回:“如果你怀了呢?” 不会有那么一天,她深呼吸。 不会,怎么可能不会?他要拼命地努力地播种耕耘……看这女人还如何逃...

  • 毒情

    她把自己放低到尘埃里,为了这个男人,她把几辈子的尊严都踩在脚下了,可换来的,照样是男人的厌恶

  • 不如从未相恋过

    结婚三年,她好不容易怀孕,却被怀疑出轨。 孩子,打掉;自由,剥夺。 她成了他手里最卑贱的蝼蚁,生死由他。 “离婚吧,我求求你了。” “想离婚,除非你死!” 死……那便死罢……

编辑推荐

  • 余生与你共相守
    余生与你共相守

    大门口里,两个小家伙不由都哇了一声,没想到有这么多的人。 “跟着我来。”苏小琛牵着妹妹绕到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处。 “哥哥,妈咪来了吗?” “妈咪现在还不能出现,我们得让她等一下。”苏小琛看着时间表,十点半了,咦,怎么还没有开始?难道是十一点吗? 他真希望妈咪不要这么快到达,最好准时到就行了。 而夏沁的车子这会儿还正堵在一个交通路口呢!车里的两个女孩都要骂人了。

    作者:上官娆言情

  • 爱上你我有罪
    爱上你我有罪

    方亦辰在林栗走后砸了自己的办公室,那样酣畅淋漓的做了一场爱,似乎也没能将他心中火气浇灭。开会,骂人,从HR到市场部,甚至连财务部,无一幸免,全部被骂得狗血淋头。开完会已经是晚上九点。方亦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好像每个角落都是林栗的味道,他又想起了她肚子上的疤痕。 宫外孕!他以前没用套的时候就释放在体外,除了那次在她父亲面前失去了理智,十年时间,他连药都没让她吃过,她跟别的男人乱搞,连套都不戴!竟然还搞成了宫外孕做手术!方亦辰感觉自己这一天心肺里都於堵得厉害,透不过气。

    作者:魏莱言情

  • 风清起缘善飘落
    风清起缘善飘落

    刚满20岁就被突然告知要嫁人,还是一个不知名姓的陌生人,她一举从落魄千金成为了人人鲜艳的总裁夫人! 这总裁夫人不好当啊,因为她在新婚前一天和另外一个陌生男人上了床…… “敢给我戴绿帽子,告诉我,那个男人是谁?”某霸道总裁暴怒。 小白兔如泣如诉,“你猜……”

    作者:佚名总裁

  • 贴心萌宝荒唐爹
    贴心萌宝荒唐爹

   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,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。 一纸离婚扔在脸上,她被迫净身出户。 四年后,她携萌宝归来,宝贝儿子双手插腰,“妈咪,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,你等着,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!” 没几天,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。 “妈咪你放心,我查过了,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,专治各种不服!”儿子自信的说。 程漓月:“……” 看着惊呆了的女人,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,“女人,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?” 程漓月怒,是哪个混蛋四年前睡了自已却不负责任的?!

    作者:佚名总裁

  • 和风细雨爱如潮
    和风细雨爱如潮

    “别,别在我爸面前做!不要!” 宋斯曼无数次在顾少霆的身下承欢,卫生间,办公室,楼道间,野外,每次她都浪着声求顾少霆给她。 可这一次,她同样被压在顾少霆身下,却声嘶力竭的哭着喊“不要!” 顾少霆往日里那双揉遍身下女人全身的手原本多情暧昧,此时却一下比一下重,好像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跟她有过欢欲之好。 “不要?呵!你忘了平时端杯咖啡都要在我面前解开两颗衬衣扣,然后风骚入骨的往我身上蹭?” “你忘了你若提前到总裁办公室,你都要拉高裙子,坐到我的腿上来,爽上好一阵?” “现在说不要?装纯给你那个坐在轮椅上不能动的死爹看?”

    作者:佚名言情

  • 老公大人很勾人
    老公大人很勾人

    “池语默没有联系你?”雷霆厉冷声问道。 “联系了,我跟她说了,不用上庭,和谈就好了,都是按照您得吩咐说得。” “是吗?她没有要求和你见面?”雷霆厉狐疑。 “要求了,我这不是急着过来见您嘛,就拒绝她得见面,不过我说了,我在清风阁302包厢。”程汉南解释道。 雷霆厉接过他递过来得菜单,翻了两页,眸宇中掠过烦躁,又合上,丢到餐桌上,命令道:“把她叫过来。” “哦,是。”程汉南应道,立马打电话出去。 池语默看到是程汉南的电话,“您好,程总。” “不是要见我一面嘛?我在清风阁302包厢,你过来吧。”

    作者:佚名言情

  • 林渊羡鱼
    林渊羡鱼

    再相见时,是觥筹交错的宴会林渊于千篇一律的虚伪面孔之中一眼望见她 还是那副模样,无辜的杏眼,白皙的皮肤。 好像时光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,此刻端着酒杯显得有些慌乱 但是,头发为什么要剪短,真丑! 丑鱼儿,这次你溜不掉了!

    作者:廖初心都市

热门小说

  • 爱你如霜胜雪
    爱你如霜胜雪

    六年前,叶晓米带着被左宇尘抛弃的伤痛远走高飞,六年后,叶晓米一手天才儿子,一手护花使者,再一次与左宇尘相遇,叶晓米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摆脱左宇尘,却不料道高一尺魔高一丈,六年过去,她依然只能在左宇尘掌心挣扎。

    作者:莫小七言情

  • 原来爱只在梦里
    原来爱只在梦里

    结婚五年,我从来没想过,我会从陌生男人怀里醒来。rn我更想不到,竟然是我老公亲手把我送到了他床上。rn离婚还未遂,小三已成功上位,我失去了一切。rn我在夹击中浮沉,展开了最激烈的报复。rn有人骂我最毒妇人心,活该一辈子没男人要。rn他却说,我若不狠,如何站得稳?rn我若不忍,就不闻不问,放手让他去做。

    作者:苏阡陌V言情

  • 我的鬼夫有点萌
    我的鬼夫有点萌

    我叫阴四月,因为小时候差点死了,奶奶给我找了个水鬼做靠山,本以为可以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,没想到那位水鬼大人,却不是诚心想保佑我,而是想把我占为己有……

    作者:左眼言情

  • 独揽圣心:郡王的心尖宠妃
    澳门葡京app江西持枪杀人案

    雯扬觉得自己也够倒霉的,自己被自己的男朋友劈腿,还被小三推到在马路上出了车祸,她以为她死了,但是没有,很不幸,她穿越了吧,第一反应就是什么穿越老梗啊!还是在清朝雍正年间,这原主是个格格,落水出的事,谈不上受宠不受宠,就是普普通通,可是,这下她要侍寝啊!对象还是胤禛!

    作者:毛线球儿言情

  • 一生悲欢只为你
    一生悲欢只为你

    强势如夏深,也曾在少女时代有过一个梦,嫁给那个叫季如洲的男人,做个宜室宜家的好女子。 然而他却亲手打碎她所有幻想,小三登堂入室、孩子惨遭撕票,精神崩溃后被锁阁楼畜牲一样活了三年…… 历经沉浮,她借了另一个人的脸,发誓要让所有人付出代价。

    作者:繁雨言情

  • 飞花似梦
    飞花似梦

    那天,她进错了酒店,遇上了“傅总”。可是此“傅总”非彼“傅总”。他问她:“初小姐,认错人的感觉如何?”她以为两个人不过是一场误会,怎知道珠胎暗结。当时,他正坐在她的车上,恶心了一下。他问道,“我的?”“我吃虾过敏。”本来也觉得怀孕的可能性不大,可是这种中大奖的几率竟然让她赶上了,她不想两个人日后有什么纠葛,说,“我会一个人把孩子打掉。”“那你就试试看!”给他出具了医院的证明——孩子已经打掉了,若不是他在医院里,他会把她的下巴捏掉。他不知道,在她躺在手术床上的那一刻,发生了一件大事,她匆忙走掉,而且,心中对这个孩子动了恻隐之心。打不掉,那就瞒吧,可是怀孕和怀才一样,终究有瞒不住的那一天——

    作者:独白的小玛丽言情

  • 念念如尘
    念念如尘

    初见,她在下,他在上,他的口中叫着别人的名字。再见,她衣裳凌乱,披头散发,被人屈辱按在地上,狼狈不堪……他是人人敬畏的传奇人物,霍家太子爷。顺手救下她,冷漠送她四个字“咎由自取!”狼狈的她,却露出一抹明媚的笑,声音清脆“姐夫……谢谢啊!”

    作者:七爷言情

最新小说

  1. 全部
  2. 言情
  3. 总裁
  4. 都市
  5. 穿越
  6. 仙侠
  7. 武侠
  8. 恐怖
  9. 悬疑
  10. 耽美
  11. 玄幻